镇江新闻

欧博亚洲:李诚儒:我不说真话就没人敢说,太可笑了丨专访

来源:镇江大港信息港 发布时间:2020-11-03 浏览次数:

采写:新京报记者 张赫

图片:人物摄影 郑新洽

李诚儒有着典型老北京人的“作派”,喜欢听戏、品茗、玩花鸟鱼虫。光是遛鸟这件事就颇有讲求。画眉鸟天天早上要挂晒两个钟头,然后喂上虫、水,再罩上玄色的布;遛的时刻也不能把手抬得太高,要垂直着自然地摆动。“你看好多老北京的戏内里,通常玩鸟的,没有一个不失足的。最可气的是台词里说遛画眉,效果笼子里装着其余鸟,后期还给配画眉的啼声。”

李诚儒。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

看不惯就说,不服气就来,是“北京得爷(得爷指很拽的人)”的特点。从小生活在皇城根脚下的李诚儒,骨子里也始终保持着这种脾性。也正因云云,在综艺节目《演员请就位》的前后两季中,于行业习惯留面子、顾粉丝的语境里,他仍以“如芒刺背,如坐针毡,如鲠在喉”这样一针见血的评价成为“众矢之的”,也被民众冠以“敢于说真话的人。”

“若是我不说,就没人敢说。这太可笑了吧。”李诚儒在谈到他以为“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”的演艺圈的时刻,总会些许提高声调。上节目之后,他也会时不时看看谈论。他不在乎,只是以为可笑,看着那些不认识的人把他已往的履历,说得头头是道,忖度他仗义执言的背后是想红?是财大气粗不在乎资源?抑或是习惯把自己的头脑强加于别人?

“都不是。”李诚儒回覆。他太热爱这个行业了,“恰恰是由于我骨子里的正气。我以为这就是纰谬的,再这样下去就不行。我不允许亵渎演员这个职业,这才是我真正的动力。”

皇城根下苦学十年

一句词念一下昼

在李诚儒的认知中,无论是否科班出身,想要成为演员,至少要为演出吃过苦。

李诚儒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,家在故宫和景山边上,是地隧道道长于皇城根脚下的老北京人。中学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景山服装厂做学徒,第一年只有16块钱的月工资,第二年月工资18块,第三年涨到21块。那时他业余最大的兴趣,就是去家东边步行十分钟的北京人艺,蹭票看话剧。有一次他在看话剧《针锋相对》时,被其中一个嗓音极具穿透力的演员深深吸引,那种令场上所有人瞬间黯然失色的表现力,让李诚儒心里默默地想,一定要和这个人学演出。

时机从天而降。在某次北京民族宫的地方戏调演检票口,李诚儒偶遇了这位演员――北京人艺的演出艺术家董行佶。董先生饰演过话剧《雷雨》中的周冲,《日出》中的胡四,《蔡文姬》中的曹丕,曾是中国朗诵界顶尖的艺术家之一。李诚儒鼓起勇气,怯懦地跟这位艺术家修业,“我想跟您学演出。”那时李诚儒也会朗诵几篇散文。然而第二天,在人艺宿舍与先生的第一次正式碰头,李诚儒仅是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第一句就念了三个半小时,之后便被先生“轰”了回去,“若是下礼拜来照样这样,就不要来了。”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