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江新闻

usdt在线交易(www.payusdt.vip):新华全媒 |我的1959

来源:镇江大港信息港 发布时间:2021-03-28 浏览次数:

USDT自动充值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  新华社拉萨3月26日电  题:我的1959

  新华社记者王泽昊

  在旧西藏的日喀则“曲瓦庄园”,生涯对于那时的农奴多扎木来说只有“三天”。一天低三下四无偿服侍领主;一天给富农家帮工,换少许糌粑果腹;一天认真地种从领主那里租来的地。这样的苦日子,如太阳天天照常升起一样牢靠。

  据1959年民主改造前统计,在西藏约330万克(1克约合1亩)土地中,三大领主(官家、贵族和寺庙上层僧侣)占有比例高达99.7%。依赖对土地的绝对占有,领主掌握着农奴的生死婚嫁,可随意用于赌钱、生意、赠予等,宽大农奴毫无人权可言。

上图左:西藏农奴制度下的“人背人”(即农奴背驮农奴主)差役。上图右:和牲畜同住的农奴。下图:农奴益西钦沛服劳役后与犬同眠。(新华社发)

  “我们租种的3亩地每年产的青稞除交给领主6个‘卡如’(一种容器,一次可装28斤青稞)外,剩下的所有还上一年从富农家借来的粮食,约莫30个‘卡如’。”现年86岁的多扎木说,一年到头,自己留不下一粒青稞。

  不仅云云,多扎木家每年还要给领主上交林林总总的税,如粮食税、羊毛税、羊肉税、柴火税、饲料税……名目繁多的税种让人苦不堪言。

  年复一年,多扎木挣扎在借粮食、交税、还粮食的恶性循环中。吃不饱就靠喝水果腹,但可怜的是水都不是热的。

  “烧水需要柴火,但庄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领主的,若是偷捡柴火被发现,是要挨打的。柴火是在冬天冷得不行了才用。”多扎木充满皱纹的眼角溢出一丝伤感。

  日喀则市江孜县江热乡加堆村的达国杰,这样评价自己的童年:“旧西藏是惨无人性的,现在的人对牲畜都没有那时刻领主对农奴那么无情。”

日喀则市江孜县江热乡加堆村的达国杰(右二)和儿媳妇、孙子、孙女的合影。(新华社记者孙瑞博 摄)

  时至今日,76岁的达国杰仍对旧西藏充满了恼恨。那时,达国杰一家六口生涯在当地的“亚西平康庄园”,祖祖辈辈都是差巴(农奴的一种)。“在农奴主眼里,农奴就是牲畜,想打就打,看不顺眼有可能把眼珠子剜下来。”达国杰说。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www.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  有一年秋天,农奴们在没日没夜地为领主收青稞,8岁的达国杰认真给监工的管家煮茶。由于水没烧热,管家随手就捡起一块石头向达国杰脑壳砸去,他瞬间血流不止、晕倒在地。这是幼年的达国杰第一次遭到毒打。

  “这还不算重的,每年到藏历10月25日,若是农奴交不上响应的粮食税、酥油税等种种税,农奴主就会上酷刑。好比用竹签插指缝、把烧红的镣铐铐在脚踝上……”达国杰心有余悸地说。

  历史上,西藏耐久执行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,宽大农奴处于被克扣被榨取的魔难田地。直到1959年3月28日,气焰磅礴的民主改造运动为这一腐朽罪行的制度敲响了丧钟,百万农奴实现了翻身解放。

  定格1959年,从漆黑走向灼烁,成了那一代西藏人民难以忘怀的历史时刻。

  翻身农奴多扎木老人在喝甜茶。(新华社记者孙瑞博 摄)

  民主改造后,多扎木从领主家的客栈里分得了牛羊肉,兴冲冲地跑回家,当晚一家人燃起篝火,一边煮肉一边舞蹈。多扎木清晰地记适合他吃第一口肉时,眼泪不禁流了出来。

  同年,达国杰一家分得了50亩地、1头牛、1匹马和15只羊。达国杰说:“有了自己的土地,干再累的活都是开心的。那一年我们不仅吃饱了,多余的粮食还卖了钱,真正体会到了做人的滋味。”

  西藏民主改造,让雪域高原迎来亘古未有的快速生长。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西藏更是按下了脱节贫困的“加速键”。住手2019年底,西藏74个贫困县区实现“摘帽”,62.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脱贫,历史性消除绝对贫困。

  现在,多扎木住着雅观敞亮的二层藏式民居,家里的6台卡车和拖沓机整齐摆放在院子的车棚里。3个儿子勤快肯干,依赖外出务工、跑运输、种庄稼,一家年收入20万元左右。在儿孙的全心照料下,老人衣食无忧,安度晚年。

翻身农奴多扎木老人(右一)在和儿子加央(左一)擦拭拖沓机。(新华社记者张汝锋 摄)

  达国杰1972年加入了共产党。在加堆村任村干部的30年间,他率领乡亲们平整农田、修衡宇、挖水渠……时刻施展党员带头模范作用。“要不是共产党解放了我们,我可能都活不到今天。成为一名党员,是我这辈子最主要的一件事。”达国杰说。

  今年春耕,达国杰虽不能亲自操弄农机,但老人不停在田间地头倘佯,舍不得脱离。看着平整的土地被犁出一道道深深的垄沟,达国杰说:“旧西藏我们憎恨这片土地,现在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。”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