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江新闻

镇江天气预报_没有什么游戏 能比魔兽世界怀旧服更让人五味杂陈

来源:镇江大港信息港 发布时间:2020-01-05 浏览次数:

魔兽世界西又魔兽世界东,魔兽世界怀旧服中玩家如潮涌

曾几何时,《魔兽世界》是网络游戏的代名词。

那个时候走进网吧,一排排的电脑屏幕上,显示的都是艾泽拉斯的场景。你能看到在幽暗城迷路的巨魔猎人,带刷血色修道院的人类法师,奥格瑞玛门口插旗角斗的亡灵术士,铁炉堡里搓着合剂的侏儒商贩,纳克萨玛斯里被4DK灭到死去活来的牛头人战士。

对那个时候的玩家而言,《魔兽世界》不愧“世界”之名。从冬泉谷到希利苏斯沙漠,从瘟疫之地到荆棘谷雨林,玩家扮演的部落和联盟成员或彼此厮杀,或攻略副本,或专精生产,全身心地沉浸在暴雪编织的翡翠梦境里。

然而,那全是十五年前的旧事了。在WOW香草年代开过荒的我们,已经过了逃课去网吧通宵的年纪,自配的耳机也不再廉价到声音一边重一边轻。实际上,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而言,《魔兽世界》这个词本身也变成了叙旧时候的谈资,而不是手头正在把玩的游戏。

去年第一次听说《魔兽世界》要出怀旧服的时候,我觉得这只是个笑话。一款十五年前的游戏,画面和引擎都已经落伍,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当今的玩家的需求?除了几个食古不化的老屁股,谁会愿意再去迷宫似的哀嚎洞穴和阿塔哈卡神庙里受罪?暴雪这般举措,怕是只能落得个无人问津的尴尬结局。

small_201908300922499904

哀嚎洞穴道路错综复杂,是不折不扣的新手噩梦

直到昨天,也就是8月27号。

昨天早上,我六点排上了怀旧服的队列,九点才进入游戏。开头的动画一结束,我发现,嗬,整个试炼谷里人满为患,竟然一点也不输印象里十五年前的盛况。但就在我的巨魔猎人终于升到10级,抓了只鳄鱼当宠物的那个瞬间,服务器突然提醒将要宕机。后来查了查原因,原来是网易预架设的十几个怀旧服服务器全部人满为患,不得不临时调整,把服务器的数量翻倍。即使如此,昨天晚上,玩家的数量依然让线路不堪重负。

服务器离线后,我望着登陆界面的黑暗之门,有些出神。一个十五年前的游戏居然还能引发这样的狂潮,这无疑在我的意料之外,但仔细想想,又在情理之中。

《魔兽世界》的香草年代,大概也是暴雪娱乐的巅峰时代。那个时候的暴雪可不会高高在上,说些“Don’t you have phone”这样的名台词,你能感受到做《魔兽世界》——当然还包括之前《魔兽争霸3》、《暗黑破坏神2》等作品——的那批人,他们首先是玩家,然后才是游戏制作者。对于玩家想要什么,他们有着明确的理解。尽管庞大的世界、繁杂的任务和精心设计的副本BOSS战并非暴雪首创,但通过《魔兽世界》,它们升格了业界的标准,并深深地影响了后世如《最终幻想14:重生之境》这样的作品。

一朝梦回阔别数载的艾泽拉斯,我最直接的体会,居然是它如此“不便”。在这游戏里,你翻看地图,是找不到可接受任务图标的,只有用肉眼去寻找散落在城镇各处的带黄色感叹号NPC。而即使接受了任务,地图上也不存在任何指引,你必须通过阅读任务描述(比如“在回音群岛最北的岛屿上”)来寻找任务的地点。

放在今天来看,这样的设定堪称硬核,几乎有点赶走轻度用户的意思,也难怪玩家要使用插件来帮自己寻路。哪怕《魔兽世界》自己,也在后来的版本里放弃了这做派。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,这样的妥协,正如暴雪后来所作的其他改变,一步步把这个游戏做成了快餐。

说得明白一点,逼玩家阅读任务说明、主动寻找任务地点,实际上能让我们更深地了解这个世界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明白“登陆杜隆塔尔的海岸的人类,打算为战死在塞拉摩的普罗德摩尔将军复仇。我们杀进提拉加德城堡军营二层,击败了本尼迪克上尉,扼杀了他们建立桥头堡并摧毁部落的计划”,而不是“去地图上的指定的地点干掉某个名字不一样的怪物,然后交任务获得500经验”。

small_201908300923098903

我说的,就是“背信弃义的人类”这个任务

给玩家明确的指引,让任务变得按部就班不耗脑力,无疑能让游戏变得更简单亲民,但它同样减少了探索世界的乐趣。《魔兽世界》刚刚推出的那个年代,距离诞生《博德之门2》、《辐射2》的RPG黄金时代不远,无论暴雪的游戏开发者还是玩家(当然主要是欧美玩家),大多接受过那些经典作品的洗礼,觉得任务没有明确指引天经地义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